槟榔乡「涅槃记」

  • “我不爱谁家的家产,我只爱对爱情坚贞的人。谁把五指山顶的槟榔摘给我,谁就是我最爱的人。”在海南民间,流传着这样一段故事......

  • 从前,五指山下的黎寨中住着一位名叫“佰谬”的美丽姑娘,不少青年人向她求婚。当时,佰谬就对他们说了上面这句话。许多人因此打了退堂鼓,只有一位名为“椰果”的黎族猎手做到了,并与佰谬结为夫妻。此后,当地人民便把槟榔作为定情信物。

  • 海南人种槟榔、吃槟榔的风俗历史悠久。天下槟榔看海南,海南槟榔半万宁。对万宁人来说,槟榔是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颗小小的槟榔,牵动着数百万普通人的命运,承载着他们对于幸福生活最朴实的向往。今天是10月17日全国扶贫日,让我们一起聆听“槟榔乡”幸福脱贫的故事。

 

纪录片《一颗幸福果》

万宁的石梅湾,由两个形如新月的海湾组成,长达六公里的碧海银滩,为植被茂密的低缓山坡所环抱,被世界旅游组织专家赞誉为海南现存未开发的最美丽海湾。

每天早上六点前后,太阳便从石梅湾的东方海平面上徐徐升起,唤醒这座城市。

土生土长的万宁人李仁艳,每天都在太阳升起之时,开启自己一天的生活。2020年9月下旬的工作日,她如常在6点半起床,准备从员工宿舍去基地车间上班。

七年前,她回到家乡万宁,应聘成为口味王东澳基地的员工。作为本地人,李仁艳对槟榔并不陌生。毕竟,万宁遍地是槟榔。

数据显示,万宁槟榔种植面积达53.2万亩,占海南省槟榔种植面积的一半以上,槟榔种植人数超过30万人,是海南省乃至全国最大的槟榔产地。万宁市委、市政府也高度重视本地槟榔产业的发展,于2012年12月成立万宁市槟榔产业局,从病虫害防治、金融政策扶持、环保设备推广等方面提供了一系列政策支持。

而李仁艳所在的口味王,不仅是万宁槟榔的最大收购商,也是首个进驻万宁的槟榔深加工企业。

海南,是口味王成立20年来的槟榔原果供应区。2010年开始,来自湖南的口味王在万宁后安镇、东澳镇先后建立了两个槟榔深加工基地,开启了琼湘两省之间的深层次的合作。多年来,更是在当地逐渐构建出了“产业+就业”的可持续扶贫模式。

一颗小小槟榔果,撑起惠民大产业。

(一棵槟榔树从种下到结果,至少需要六年时间)

返乡

其实,在选择口味王之前,李仁艳曾在广东地区工作过一段时间。但是,离乡背井独自闯荡、收入仅够自己温饱、家里有事不能及时回来等原因,让她萌生了回乡工作的想法。“想回来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2013年,她从亲戚那儿获知了口味王的招工信息,便决定应聘试试。这一待,就是7年。七年来,李仁艳上班的第一件事便是换上一身无菌装束。为保证槟榔的干净卫生,工厂员工必须“全副装备”才能进入生产车间。

李仁艳所在的去芯车间,分为机械切籽区、去芯区和选片区。桃红色衣服加一双黑色布鞋,戴上头套手套口罩,是车间基层员工的统一着装,每个人都专注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李仁艳正在去芯车间工作

不过,如今李仁艳的着装与大家有些不同。她没有穿上那件桃红色的衣服,而是身穿白大褂,穿梭在这个散发着浓郁的槟榔香气的车间内——她已经是这个车间的主管了。从槟榔籽的数量统计到品质把控,从员工着装到车间温度登记,李仁艳的工作内容涉及到方方面面。

李仁艳刚到口味王时,还只是点卤车间的组长。从组长到车间副主管,再到车间主管,她在这7年里竞聘升职了两次。如今,李仁艳一直要求自己,除了要管理好自己的团队,还要把握机会去充实自己,“让自己的工作能力进一步提升”。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这里,李仁艳有了一定的积蓄,甚至还买了小车。“过节都有节日福利,公司还包吃包住,节省了日常开销。而且,我们公司的工资水平在万宁是比较高的,同学都觉得我的收入比他们好很多。”

在海南,口味王提供了超过6000个就业岗位。像李仁艳一样,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回到万宁,来到口味王工作。

毕竟,外面的世界再大,也难有栖身之处;家里的天地再窄,也总有发展空间,让他们找到通往幸福的路。

改变

这些年,李仁艳也见证了不少员工生活的显著改善。

她还记得,点卤车间原来有一对夫妻员工,他们一开始住的是瓦房,在这里工作几年后,家里盖了两层楼房。“盖好了之后,他俩就提离职了,我一听还很纳闷,”李仁艳问他们原因,对方解释道,家里已经有些积蓄,希望回去尝试做点小生意了。

据统计,在口味王当地6000多名员工中,有近400多名贫困户和残障人士,覆盖了万宁、乐东、临高、琼中、屯昌等十个县市的贫困人口,员工年平均工资超过4.5万元,真正让在职贫困员工实现了脱贫,让他们的生活水平有了极大提升。

李仁艳感觉心头暖暖的,大家都在憧憬着未来更美好的生活。“以前很多本地人都是不想干活的,现在大家都变得有干劲了。”

而有时候走在路上,看着路边小楼房越盖越高,街上车辆越来越多,李仁艳能明显感受到,“这几年家乡变了”。这几年间,万宁的街头不一样了。其中一个原因是,万宁的槟榔产业发展得越来越好,“从事槟榔行业的人越来越多”。

这些年,除了为当地贫困群众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并推动他们从“要我脱贫”向“我要脱贫”转变,口味王还构建了槟榔“种植、收储、生产加工、销售、就业”全产业链,直接惠及海南70多万户、230多万槟榔种植和加工户,促使槟榔产业成为了海南第一大扶贫产业。

关于近几年万宁槟榔行业的变化,当地槟榔种植户黄球英深有体会。回想起10年前的生活,她感慨那时种槟榔带来的收入并不高,同时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供孩子上学,相对比较困难。“自己只会种槟榔,但是当时做这个又赚不了钱,愁。”

 (黄球英种了17年的槟榔

现在,黄球英觉得好日子要来了。她说,近几年槟榔的价格越来越好了。更让黄球英欣慰的是,孩子坚持不让她出去打工,怕她太劳累。“孩子说以后毕业了,要打工赚钱给我花。” 

谈到现在的生活,黄球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因为她最牵挂的,都让她很安心,“槟榔收入多了,孩子也长大了。”

在当地槟榔种植业和口味王共同发展之时,处于中间链条上的初加工厂从业人员,也切身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槟榔、不一样的万宁”。

“以前,一晚上最多收2-3万斤青果(未加工的槟榔)。现在,如果价格合适的话,一晚上可以收几十万斤。”李梅是万宁一家初加工厂的老板娘,98年和丈夫接触槟榔初加工,2012年左右为了扩大产能,又开了新厂。

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口味王在海南槟榔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主力军作用。据不完全统计,仅2016-2018年,口味王三年收购了海南岛50%以上的青果槟榔。

升级

万宁的槟榔行业,确实变了。不仅规模变大了,还变得更规范了。

当地一处槟榔果收购点的老板李庭坦言,口味王来了以后,收购点多了,槟榔收购量大了,对青果品质把关也越来越严格了。

“口味王给的价格最高,但是他们不是什么果子都要的,有统一的标准。我们在收果的时候,肯定也会更加注意筛查。”李庭如是说。

 (晚上九点,正是收购点最忙的时候

而万宁槟榔行业的规范化,初加工厂老板的体会则更为深刻。 

从2003年起,杨海锋就开始和口味王合作。2014年,他更是在万宁市和乐镇农场开了一家槟榔初加工工厂。口味王在本地推动的产业变革,他都看在眼里,“最大的变化是,以前都是‘黑果’(烟熏烘干半成品),现在变成了‘白果’(蒸汽烘干半成品)。”

“以前我们就是用土炉灶来人工烟熏,现在都是机械化了。而且用老方法,我们一年才生产20-30万斤,现在我们一年可以产1500万斤。”杨海锋对新技术带来的产量增长赞不绝口。

 (初工加厂里,如今都采用绿色蒸汽烘干技术

长期以来,海南槟榔初加工以小作坊土灶烟熏的原始加工方式为主,不仅容易造成环境污染,产品质量也参差不齐。

在此处境下,当地槟榔户在市场议价中处于劣势,海南在槟榔产业格局中也一度处于较被动的地位。

自2012年始,口味王率先在槟榔行业推行蒸汽烘干技术,并在海南全省进行推广,改变了这个局面。当时,口味王联合了海南政府部门将蒸汽烘干技术无偿传授给海南槟榔加工户,并为他们提供机器采购补贴,助力建设初级加工厂并收购初级加工产品。

其中,万宁率先在全省推行槟榔烘干绿色改造项目,对绿色环保烘干设备推广的产品,按3万元-4万元/台进行了补贴。2017年,万宁正式印发《万宁市全面整治槟榔加工业污染环境工作方案》,持续加大对槟榔烟污染的打击力度。

据口味王海南基地原籽收购部的副部长郭孟辉介绍,因为新技术投入的成本比较大,为了减轻农户的资金压力,口味王主动采用了“补贴+自费”的方式。“公司贴钱,让他们把环保炉灶建起来。”

 (口味王员工正在仓库验收干果

最初的两年,口味王为海南万宁的槟榔烘烤加工户无偿投资2018.22万元,协助其建成了108条烘烤线,每条烤籽线每天可加工原籽22.5吨。

“没有口味王,我们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样。”如今,杨海锋不仅赚了钱,买了车,还继续扩大厂房、开展其他副业,为当地创造了更多就业岗位。

托市

“我们做收购这一环的,看中的就是价格稳定。当天收青果的价格,是按前一晚卖给工厂的价格定的。如果波动太大,真的比买股票还刺激。”李庭提到,价格稳定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做法。

从2015年开始,口味王还自投数百亿资金,在海南实行托市收购,稳定槟榔原果的收购价格。在保障槟榔种植农户收益不受损害的同时,保护、提高他们的种植积极性。

2019年7月,受槟榔舆情影响,海南第一批上市的槟榔鲜果价格跌破1.2元/斤,导致当地230万槟榔种植和加工户损失惨重。

从2019年8月6日开始,口味王以52元/kg的指导价(折算成鲜果价格为8元/kg)在岛内率先开始收购槟榔干果,并带动激活了其他槟榔深加工企业的快速跟进。

同年10月19日,正值收购高峰期,海南槟榔干果价格达到了84元/kg(折算成鲜果价格为12元/Kg),农户收益得到了有效保障。 

而在今年,口味王又用了另一种新方法,为海南万宁的槟榔业保驾护航。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李梅感叹道,今年如果不是口味王的改革措施,工厂估计很难撑下去。

谁都没有想到,今年黄化病会突然袭来,对万宁槟榔业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由于不少农户的槟榔树都得病了,产量比往年少了很多,槟榔原果的价格突然暴涨起来。

从事槟榔行业二十多年的杨海锋表示,从没有见过这么高的槟榔青果价格。“一般正常都是5-6元一斤,今年直接变成了16-18元一斤。”

 杨海锋也明白,这样的价格对槟榔种植户是有好处的,但是初加工厂面临的压力却倍增。

按照以往,李梅的初加工厂一晚上要收几十万斤青果,去年还在一斤10元左右徘徊的青果,今年变成了16-18块钱一斤,一个晚上就得拿出近千万元收果。“我们哪里能拿得出那么多钱,收得少又赚不了多少钱。”

在今年特殊情况下,口味王一改从初加工厂收干果的做法,转而与初加工厂协商,由口味王出资收购青果,再请初加工厂进行加工,为其支付加工费。“今年情况特殊,收青果的话,我们的压力太大了,拿不出那么多钱,和口味王合作,我们的压力减轻了很多,还能赚到钱。”李梅说道。

护城

有时候,提及口味王对万宁槟榔的影响,当地人会笑言,海南槟榔半万宁,万宁槟榔半属口味王。

小小的槟榔,寄托着万宁人对幸福生活的渴求,也承载着口味王对海南槟榔产业发展的责任和使命。

海南省万宁市后安镇村委扶贫办李主任表示,“口味王为海南槟榔业所做的努力,包括技术推广、托市收购,包括给贫困人口提供就业岗位等等,保障了海南所有从事槟榔行业的槟榔种植户和加工户的收入,帮助他们脱贫致富。”

  (口味王生产车间

作为“异乡来客”,口味王从湖南来到海南万宁,跨越了1300多公里,成为了万宁槟榔业的“护航人”,为当地民众的幸福生活“保驾护航”。

“口味王的职责就是为国家分忧,为行业谋发展,为员工谋幸福,为社会服务。未来,我们将继续坚持‘产业+就业’的扶贫模式,以食用槟榔产业为基础,推动海南乃至全行业槟榔种植、槟榔加工、槟榔物流等全产业链的健康发展,继续为海南区域经济建设发展和脱贫攻坚贡献力量。”湖南口味王集团董事长郭志光如是说。

 (槟榔林里,他向“幸福”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