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背后的韩国性剥削阴影:
“一辈子生活在这种恐惧中吧”

“博士”要求所有受害者用刀在身体上刻下“奴隶”“博士”等字样,拍照上传,以此证明“确实是我制造的奴隶”。“博士房”的会员人数超过26万人,最多时有上万人同时在线。韩国现有大约5100万人口,也就是说,平均每200个人中,可能就有一人观看过“博士房”里的这些影片。

卧底记者鼓起勇气用聊天室内共享的电话号码联系受害者,想告诉她们可以得救,“我想告诉你们,你们没有做错什么,不要害怕”。但大部分人没有接电话,第二天号码就变成空号。

“N号房”事件主犯赵主彬开设的“博士房”规模最大,会员人数超过26万,最多时有上万人同时在线。资料图

“博士”要求所有受害者用刀在身体上刻下“奴隶”“博士”等字样,拍照上传,以此证明“确实是我制造的奴隶”。“博士房”的会员人数超过26万人,最多时有上万人同时在线。韩国现有大约5100万人口,也就是说,平均每200个人中,可能就有一人观看过“博士房”里的这些影片。

卧底记者鼓起勇气用聊天室内共享的电话号码联系受害者,想告诉她们可以得救,“我想告诉你们,你们没有做错什么,不要害怕”。但大部分人没有接电话,第二天号码就变成空号。

“N号房”,指通讯软件Telegram中的多个聊天室,依次从“1号房”到“8号房”,里面流传着女性在诱拐或胁迫下拍摄的性虐待影像,其中包括吞排泄物、性侵、乱伦、在体内放置活虫等。

在韩国,这起骇人听闻的犯罪事件从2018年12月持续至2020年3月。名为“GodGod”的嫌疑人创建了“N号房”,每个房间有三四名“奴隶”,共有20至30人。他还用“女护士、女教师、女中学生”等标签给视频分类,供用户选择。

“N号房”在活跃了几个月后销声匿迹,但之后出现了更多类似的聊天室,其中“博士房”规模最大。房主自称“博士”,他开设了名为“试吃”的聊天室,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和观看。加入付费聊天室,则需要支付不同等级的会员费,最昂贵的一级为1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500元),通过比特币交易。

“博士”要求所有受害者用刀在身体上刻下“奴隶”“博士”等字样,拍照上传,以此证明“确实是我制造的奴隶”。他要求少女们裸体将内裤蒙在头上,翻着白眼剧烈抖动身体等。观看者经常在聊天室内起哄“一起强奸吧”,就像日常问候一般。

“博士房”的会员人数超过26万,最多时有上万人同时在线。韩国现有大约5100万人口,也就是说,平均每200个人中,可能就有一人观看过“博士房”里的这些影片。

截至2020年3月20日,韩国警方逮捕了124名嫌疑人、拘留18人,包括主犯“博士”,但“GodGod”仍然逍遥法外。“博士”真名赵主彬(音),25岁,大学毕业两年,曾是大学学报编辑,写过不少政论文章。作案期间,他还参加过保育院的志愿者公益活动。警方在他的家中搜出1.3亿多韩元(约合人民币74万元)现金。

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N号房”事件,要求警方调查聊天群所有会员。韩国网民在青瓦台网站就此事发起了请愿,截至3月24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