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直到我们筑起了彩虹色鹊桥——
爱不止一种,爱只有一种

(专题)

传说中,鹊桥的存在本就是为了使有情人团聚,背后代表着相爱的人冲破世俗偏见,追求爱情自由的先锋意义。如今,当人们为鹊桥重塑上代表LGBT的彩虹色时,无疑也赋予了这一千古传说新的意义。

一个彩虹色的七夕应当如何度过?

今天,是中国一年一度的七夕节。这个源自汉代的传统节日,近年以“中国情人节”之名倍受欢迎。

“爱不止一种,爱只有一种”。落入凡尘油盐酱醋里的不同爱情,都是一样真实美好。打破思维惯性,拥抱爱的多元化,其实每一种爱,都应该能够在这个七夕有自己的位置。

在这个重要传统节日里,粉红经济同样瞄准过节的契机蓄势发力,在众多商业庆祝形态上占据一席之地。然而,相较于每年6月“LGBT(女同、男同、双性恋、跨性别者的统称)骄傲月”对粉红经济的独属性质,在这个不止属于同性恋人的节日里,在这个不再四处飘扬彩虹旗帜的氛围下,品牌如何通过产品发声,依旧立场鲜明地表达出对LGBT的支持态度,显然更具挑战意义。

也只有对多元文化真正包容的企业文化才具备这样的勇气与智慧。美国LGBT商会高级副总裁Jonathan Lovitz就曾指出:“只是在包装上沾上彩虹并不等同于你对LGBT友好或支持。如果你整年都真实地容纳我们,不仅仅在6月或者10月的牙膏广告中展示异族通婚的同性恋家长,这对系统的冲击要比仅仅出现一道彩虹大得多。”

商家在骄傲节期间布置了彩虹标识(图/东方IC)

尊重多元群体的商业行为也印证着一个不争的事实——在爱情面前,没有谁是少数派。不拘泥于LGBT文化中常见的设计符号,却依旧让那座千古传说中的爱情鹊桥,染上了一份彩虹色彩。

粉红经济的下一个爆点,或许正藏在这座彩虹桥里。

彩虹照见鹊桥

早在2013年,“粉红经济”就已经进入公众的视线中。粉色经济,指由LGBT群体消费需求而带动的经济体,近年来随着国际上同性恋群体的权利意识不断增强和壮大,经济上出现的一个新势力。

据不完全统计,世界同性恋占总人口数的4%—6%,据此推算,中国同性恋人数在5600万至8400万之间,数量不容小觑。淡蓝网创始人兼CEO耿乐曾指出:“由于大多数同性恋者没有家庭,没有孩子,没有更多的经济负担,所以同性恋群体的消费能力大概是异性恋消费能力的三倍以上。同时,同性恋更容易被歧视、被边缘化,因此,他们需要用更优秀的事业、更好的收入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生活得更小资,更有消费欲望。”

一直以来,消费都是LGBT人群增强身份认同的一大渠道,在酒吧、夜店等娱乐消遣的特定场所,他们可以轻松地展示自我和交友,与社群紧密联结。而品牌广告通过大众传媒将性少数人群和相关议题“可见化”,推动平等、多元的社会氛围,也由此增加品牌美誉度,争取到更多“撑LGBT”的年轻消费者。国内时下不少民间组织,流行自发组织活动,譬如倡议发起“彩虹友好商家”等联盟,将LGBT人群按生活区域、消费习惯进行划分。长此以往,新的问题出现:除了彩虹,还有什么?仅有彩虹,能够维系顾客忠诚度吗?

酒吧的轻松氛围让人们更真实地展示自我(图/东方IC)

接受并且尊重爱的差异性、相似性和多元性,才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无论你的爱是何种姿态,只要是遵循你内在真我的感受。或许在人们的惯性思维中,爱往往局限在既定的男女关系中。但无论是何种形态的感情,只要是真爱,只要对旁人不造成纷扰,就应当被包容。今年七夕,百威携手挪威设计师打造手绘艺术亲吻瓶,并同步推出以“爱不止一种,爱只有一种”为主题的七夕短片。打破思维惯性,带着为真爱发声的思考,拥抱爱的多元化,正是百威在今年七夕这一系列举措的灵感源泉。

亲吻瓶设计理念来自挪威设计师马格努斯·沃尔·马蒂亚森(MVM)

百威在今年七夕的这一系列操作,不但打破思维惯性,选择“七夕节”这样一个大众接受度极高的传统节日,抛开LGBT的局限,将消费对象泛化为每一个平凡的恋人;同时带着为真爱发声的思考,拥抱爱的多元化,强调每一个个体的独特性与平等权利。

攀越歧见的高墙

几乎所有看好“粉红经济”的人,信心都来自社会对LGBT群体越来越多的包容。

前文提到的“LGBT骄傲月”(Gay Pride Month),正是这一趋势的有力证明。每到6月,欧美各地的许多标志性建筑被变成彩虹色,人们身披彩虹旗走在游行队伍中,明星、组织和品牌们纷纷以自己的方式表达支持态度,热闹得如同一场不分你我的大派对,6月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零售季。其间彩虹主题的设计产品层出不穷,餐厅也应景地在菜单中加入彩虹色,以庆祝这一盛事。啤酒软饮自不必说,银行、保险、地产品牌也当仁不让,纷纷登上游行队伍横幅和标语牌。像伦敦奥美这样的顶级广告公司多年前便成立了专门负责LGBT业务的部门Ogilvy Pride。

同一片天空下的彩虹旗(图/东方IC)

但LGBT文化想要获得认同与尊重,目前仅仅依靠某种消费文化实现显然是不够的。

学者周濂曾说,珠穆朗玛峰有多高,道德歧见的高墙就有多高。在看似情势大好的全球粉红经济浪潮的背后,更多的是LGBT群体对个人身份认知,社会与法律层面寻求自由的深远革命。

就在最近,印度一对同性情侣(Arundhati Katju和Menaka Guruswamy)刚刚通过一个电视节目公开了恋情。在这个直到2016年才废除同性恋法律罪名的国度,针对LGBT群体的歧视和骚扰依旧普遍存在着,该举动意义之重大可见一斑。而这两位女律师兼伴侣同时入选2018年《时代》周刊“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名单的女性,主要原因正是她们和其他人一起,推动了印度同性恋的“无罪化”。到目前为止,发生了太多的重要事件,世界上的每一处,都有LGBT在行动着。

值得高兴的是,由LGBT衍生出的粉红经济也正逐渐超越表象,深入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甚至涉及到社会公共秩序与政治、法律层面。

今年夏天,两百多家大公司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法庭之友”简报,联名支持在工作场所内禁止性倾向与性别歧视(职场LGBT反歧视)。此举事关正在等待审理的三起就业歧视案,美最高法院的裁决将决定联邦反歧视法律是否适用于LGBT。签署这份简报的公司包括迪士尼、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Adobe、星巴克、可口可乐、摩根大通、希尔顿、Nike、宜家(北美)、华纳等206家,简报中说:“终结职场歧视不仅对企业与员工有利,也将惠及全美经济。”

苹果公司员工在骄傲节挥舞彩虹旗(图/东方IC)

而在中国,类似的行动也一直发生着。例如耿乐就曾因在LGBT权益方面所做的努力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其所在企业也与疾控部门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互动。早在2016年,耿乐就受邀参加了第21届世界艾滋病大会,介绍企业“互联网+HIV防控”的理念和实践经验,并曾因向“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基金”捐赠100万元,收到过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苏凯琳博士的感谢信。时至2019年3月,他通过与关注艾滋病防治的全国人大代表进行沟通和建议,协助代表形成了议案,沟通内容涉及利用“互联网+”开展艾滋病防治、提升“受艾影响重点人群”的社会包容度,以及解决对艾滋病感染者的就业、就医歧视等内容。

许多人都在担心粉红经济提升LGBT文化的可见度,但也可能对该群体权益的争取造成阻碍。但就目前看来,消费行为诚然不可能成为建构个体性身份的途径,但粉红经济的发展依旧不失为一种机遇:越来越多的大小企业试图了解LGBT文化的核心价值;也让社会意识到LGBT群体的广泛性和其对社会的巨大影响力。

生而去爱,无一例外

粉红经济诞生与发展的过程中,企业必然会加深对LGBT群体生活现状的聚焦与发掘。而任何一个具备“企业社会责任感”的商人,都不会忽视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个体诉求。

LGBT,一群跟身边人有着不同性取向、情感诉求的人,大多数时候依旧只能隐藏真实的自我。

这个七夕,百威以多元文化的包容,以不落俗套的方式致敬爱。提倡坚守真我,拥抱爱的多元表达,对多元文化的包容正是百威致敬真我态度的体现。

限量推出的百威七夕亲吻瓶看似普通,通过旋转正反面不同图案的巧妙设计,同一款产品却可以与相邻产品形成一个完整的情侣亲吻画面,两款设计产品,交替摆放,还可转动出多样的亲吻组合,展现了爱的多面性。

任意两个亲吻瓶都能组成一个完整画面

同样,在今年的七夕视频中,百威选择了几段常人眼中“离经叛道”的爱情故事,譬如由异地恋开始至今长达15年的关系,年纪差距21岁的爱情等等。但却在视频前半部分对年龄、性别避而不谈,只流水般记录下每对恋人生活在微小而平凡的日常,直到结束时揭露各人身份,始终没有丝毫过度渲染,却无一处不指向影片主题——爱不止一种,形式并不是爱情的标准与格式;爱只有一种,真爱才是需要在意的“唯一”。

爱不止一种,形式并不是爱情的标准与格式

为了避免被“彩虹现象”所局限落入俗套,百威将致敬真我的格局放得更大,更关注爱本身。

一位粉红经济投资人曾在接受采访时称:“人们对同志的包容度是在提升的,包容度到达一个点,一定会刺激这个产业爆发。”然而,许多LGBT人士对于“包容”这个词颇为敏感,在他们看来,“同性恋只是自然现象,每一种爱都应该被尊重,同性恋应该像异性恋一样被稀松平常地看待,这时粉红经济才能走上台面,真正做大。”

这样的广告与宣传积少成多,终将化作一股坚实的力量,鼓励着更多人学会坦然接受自己和尊重他人的性取向,不断地试图让这个世界更懂LGBT。

古人尚且能写出喜鹊驻桥助有情人重逢的神话,千百年后的我们又岂会不尊重每一份爱存在的合理性。社会学家李银河曾以爱为切入点,告诉世人没有爱情是错误的,世上没有错误的恋爱对象,“就好像‘你不能说这场雨是一个错误,这场风是一个错误,或者这道闪电是一个错误。’”

爱本身就是它存在的充分理由和确凿证据,正如今天的你我也不能否定,这座彩虹色鹊桥的出现,是一个真正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