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笔记 | 不乘鱼之危的人

我们把比码头窄小的石坝称为“矶”。我老叔就是村里人说的那个梗着脖子,颠着鱼竿,行走在矶上的人。村上人认为他游手好闲,问起他,肯定都摇头。老叔除了走在矶上,就是吧嗒着旱烟,半躺半坐在院子的草帘上,拿个小锤子叮叮咚咚地敲他的鱼钩。等敲得差不多了,再拿剪刀,在钩上小心翼翼地剪出一层绒毛般的倒刺儿。用他的话说:“倒刺越小越好,鱼儿越舒服,越容易上你的钩。”老叔说起鱼来真是没完没了。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